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瓦房店人家网 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

啊,安梨

2015-2-20 09:2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361| 评论: 0|原作者: 木然

摘要: 路过集贸大厦西侧,偶见一农用三轮车上,有一种梨,那么熟悉,我停住脚,心说,这,不就是安梨吗?不敢肯定,便问小贩,你这是什么梨?小贩回答很干脆,安梨! 这就对啦,我熟悉的安梨啊…… 记得小时候,我二大爷家 ...

路过集贸大厦西侧,偶见一农用三轮车上,有一种梨,那么熟悉,我停住脚,心说,这,不就是安梨吗?不敢肯定,便问小贩,你这是什么梨?小贩回答很干脆,安梨!

这就对啦,我熟悉的安梨啊……

记得小时候,我二大爷家房后有一棵梨树,树干粗壮,三个小孩联手,才能相互够到指尖儿。树皮开裂,杂乱呈沟壑状。听大人们说,这棵树,有七十多年的树龄啦。那,叫什么梨?大们人说,叫酸梨锅子。

春天,酸梨锅子开花了,满枝头的花啊,阵阵花香,会不时飘进屋子里。这时,父母的心情也好起来,极少打骂孩子。蜜蜂不知从哪里赶来,成群成群,满树都是它们嗡嗡声。

春风也会扫落花。过些日子,又一场风,满树梨花都不见了。梨花不见,但也别有景致,梨树的叶子渐渐阔了起来,满树的叶子,嫩绿。掐摘尖儿上嫩叶,放进锅里,用开水焯一下,捞出来,浸泡在凉水里,半日,攥出水,一团团,可包包子吃,也可蘸大酱吃,一点苦涩味儿都没有。

那个年月啊,梨树的叶子,也能填饱我的肚子。

等到叶子将小小的果实隐藏起来的时候,叶子便不可吃了。接下来,便有虫子去吃它的叶。这种虫,叫毛毛虫,那是我母亲最怕的虫。酸梨锅子树是不怕虫子的。虫子吃了一阵叶子,大概是身体感到了不适,经风一吹,那虫子像坐上了降落伞,悠悠忽忽就降落下来了。我在树底下等,降落一只,我用脚踩死一只,边踩,嘴里边叨叨着,踩,踩,踩死你个死虫子,谁叫你下来吓唬俺妈哩!

进了十月,满树尽是酸梨锅子。酸梨锅子压得枝头低低的,我伸手跳脚,够住一个枝儿,挑最大个摘下一只,咬一小口,赶忙吐了出来,呸呸……。母亲见状,问道,二大爷家的梨好吃吗?我说,一点都不好吃!

正是因了不好吃,满树的果子,没有其他孩子来采摘。

十月中旬,酸梨锅子下树了。没过多少日子,梨树的叶子也落得差不多了,躲在梨树的底下,能见天日了。

一日,母亲把握叫进屋里,打开一只木箱,顿时,一股香气弥漫整个屋子。那是木箱里散发出来的香气啊。我探头看,木箱里放满了酸梨锅子,黄橙橙的,木箱内壁还贴着一层干草,干草仍保持绿的本色,但,受酸梨锅子的浸染,也散放出阵阵的果香味来。母亲拿出一只给我吃。咬一口,果肉软软的,瞬间,汁液顺着我的手指缝儿流淌……再下口,深深汲取汁液。汁液甜甜的,酸酸的,香香的……

母亲说,这就是你二大娘家的酸梨锅子,好吃吗?

我说,好吃,二大爷的酸梨锅子不好吃,二大娘家的酸梨锅子才好吃呢,甜甜的,香香的……

母亲笑得前仰后合,说道,吃货!二大爷、二大娘都是一家人。这酸梨锅子呀,下了树味道都不怎么样,得放进木箱里捂,捂上半月二十天,酸梨锅子就变软了,才好吃!

哦,我懂了。

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,一天,我放学回来,发现我二大爷家房后那棵梨树不见了,只依稀闻到树的味道。跑回家问我母亲。母亲说,割了。割了?这么好吃的酸梨锅子,为什么割了?母亲说,小孩子家,别问这问那的,出去玩去!

后来,我才知道,那一年,农村正在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,我二大爷听到风声,怕自家的梨树从公,私下将它撂倒,连树根都掘干净了,不留一点痕迹。

那是1971年的春天。

我的酸梨锅子,从此消失了。

长大了,有了点学问,才知道,我二大爷家的酸梨锅子,学名就叫安梨。

安梨,我只知放进木箱里捂上半月二十天才好吃,却不知还有其他吃法。

有一年正月里,有朋友自铁岭来,捎来一包冻梨,打开看,黑乎乎,硬邦邦的。我问,这是什么玩意?朋友说,安梨呀。我说,不可能,安梨我认识,哪是这德性。朋友说,别以貌取梨啊,教你,用冷水缓,缓出冰碴,你再吃!

依朋友之法,在水里缓,果有冰碴缓出,捞出来,擦干净水,咬一口,软软的,汁液更是多多,甜酸甜酸的。在正月里,吃上这样一只安梨,即解油腻,又提精神,真是一种享受!

可惜,铁岭那边的朋友不常来。故,常让我思念。

在辽南,在我的视野里,再难见到安梨(酸梨锅子)。安梨,果收时肉质粗、紧密,脆,石细胞多,汁多,且酸。这些,给人的印象十分不好。加之那个特殊的年代,割资本主义尾巴,割了便割了罢,人们再也不愿栽种它了。其实,安梨也有它的好处,它抗病力极强,适应性好,产量高,易管理,果实耐贮藏,且富含多种人体所需的营养成份。查阅相关资料得知,安梨含糖8.78%, 含酸1.27%,维生素l.54%,可谓梨中之王。

在这腊月底,我与安梨不期而遇了。

我对小贩说,我尝一个,可以吗?

小贩十分慷慨,说,自家产的,吃一个,买不买没关系!

嗯,好……我边尝,边不住地称赞道,吃出酸梨锅子的味道来!

进而,对那小贩愈加亲热了。

安梨,卖价十元钱三斤,真是不贵。

我挑拣个头大的,买了二十元钱,回去好做冻梨。

买到可心的东西,心情特别舒畅!

那卖安梨的小贩,是李官人。据他说,他家只有十二棵安梨树,每年,安梨数量有限,供不应求。

是啊,十二棵,太少!

我期待辽南有更多的安梨树。期待它们长成像我二大爷家房后那棵酸梨锅子树一样,那么粗壮,那么久远……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 瓦房店人家网  

Copyright © 2004-2013 RenJia.Cn 瓦房店人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网站联系电话:186 9867 9321  网站QQ:53826006 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辽ICP备05000812号-1 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