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瓦房店人家网 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

我在瓦房店把玩秋天

2014-1-23 17:0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550| 评论: 0|原作者: 侯德云

摘要: 作为一座城市,瓦房店有点小,小到装不下一个人的向往。作为乡村呢?不算小了,可眺望,可远足,可把玩,可品味。就怕你,在短短一个秋天里,眺望不够,远足不够,把玩不够,品味不够。 年年,我在瓦房店把玩秋天。最 ...

作为一座城市,瓦房店有点小,小到装不下一个人的向往。作为乡村呢?不算小了,可眺望,可远足,可把玩,可品味。就怕你,在短短一个秋天里,眺望不够,远足不够,把玩不够,品味不够。

年年,我在瓦房店把玩秋天。最耐把玩的,是野海,是果香,是山泉。

又是一年秋风起。我的情绪,也舞舞乍乍地,飘起来。

访问野海

我对海的感情很深。早年,写过一篇小文《想念海》,开头就说:“我对海的感情,是不必言说的,似乎也是很难言说的。那是骨子里的感情,是筋上的感情,是血液里的感情。命中注定,今生今世,我不能远离大海。”

我说的海,不是光洁可人的海滨浴场。我指的是野海。野海的意思,就是几乎看不见人工痕迹的海,有点蛮荒,有点原始气象。

瓦房店的海岸线很长啊,四百六十多公里。还有岛,长兴岛,交流岛。现在这两个岛,已经划到界域之外了。不过在感情上,它们从未离开。前些年,每逢秋天,我总要到长兴岛去几次。去它的八岔沟,去它的西山里。在悬崖峭壁之下,在浪涛飞溅之上,释放自己的情绪。有些情绪,不能在心里窝藏太久,总得释放一下才好。

这两年,长兴岛去不成了。搞开发嘛。把蓬勃着野莽之气的海岸,改造成整齐划一的厂区,不是我喜欢的模样。

好在还有北海的排石海岸。我以前也常去那里。这两年,去的次数更多。

排石,分为大排石小排石,相距不远,却分属两个乡。大排石,位居西杨乡渤海村将军石屯,小排石,位居驼山乡排石村小排石屯,有滨海公路,把它们连在一起。

每次,我都是先奔大排石而去。就在滨海路边上,一个坡顶,与一条土路相接。沿土路行车,一个潇洒的拐弯,就到了一条海岬的顶端。到了,下车吧。车门一开,有海风,不厌其烦拍打你的脸。

其实是两条海岬,夹一弧形的海湾。海岬无名,或者有名,却没人告诉我。这地方叫北海,没什么奇怪,就是海在岸之北。海岸线曲曲折折的嘛,岸边行走,有时,海在西,有时海在北,有时,海在南。管它在南在北,是野海就好。

面海而立,左侧的海岬之下,藕断丝连般,七八座石笋,排成一溜,探入海中。当地人俗称,大排石。

要想近距离接触它们,你得沿海岬的悬崖蹒跚而下。我的习惯路线,是从左侧的海岬,把自己送下去。崖间隐隐约约,有人行的痕迹,不太明显,须仔细分辨才行,还须小心翼翼才行。心脏咚咚的,好似擂鼓助威。算是冒了一次险了。好在,不会太久,也就几分钟,可以长嘘一口气。脚下,是粗砺的鹅卵石,往前,是沙滩,粗沙,细沙,沙滩上有大小不一的石块点缀。再往前,是大片大片高高低低的黑色礁石,有牡蛎和滕壶与之相依为命。海浪不厌其烦,一次又一次,跃起,跌落。白色的水珠,像流弹一样溅开。一场永恒的战争,不知道何年何月开始,也不知道何年何月结束。

好了,就在这里。可以歇口气,坐在鹅卵石上,抽支烟。也可以随便走走,往东,往西。赶上退潮,会看到礁石丛里,有赶海的当地妇女,红红绿绿,忙着,说着,笑着。若是好奇,可以去看看她们的收成。她们的收成里,有海的鲜味。

给排石拍照也不错。天也蓝,海也蓝,天海之间,有游行的白云,这样的背景,你哪里找去。耐心点,等海浪拍打排石的瞬间,抓住机会,按下快门。这样,你就有了一组精美的风光片。难怪这地方,经常吸引摄影人探头探脑。

我迷恋那一溜排石,沉默,挺拔,粗糙。多少年啊,多少次波涛击打,还是沉默,挺拔,粗糙。男人气十足。

每次我都想在沙滩上豪饮一番,饮那种高度的白酒。泼辣辣地醉一次,醉它个地动山摇。只可惜,我在野海边,从来没有醉过。

多年前,著名作家阿成造访瓦房店。我带他来北海。没到大排石,在小排石那边,沿沙滩西行。一路,他兴奋不已。甚至脱了鞋,光脚,走进十月的凉意。脸上,是豪饮之后的气色。

前不久,阿成电话里跟我说,他还想来。我知道他指的是北海。我说,你来,那地方,每一粒石子,都饱含雄性荷尔蒙。

阿成大笑,我也大笑。笑声很粗,很壮。

苹果的气味

    去东马屯吧,去闻闻苹果的气味。

    我常去。许屯镇东马屯村,在一条沟里。平坦的柏油路。山色的青黄。红屋顶,蓝屋顶。苹果树,在柏油路的两侧,依次排开,叶与果,以天然的姿态呈现,大块的绿意,绿意里乐此不疲燃烧着苹果红。是一幅幅画的模样,中国画或者油画,由着你的心,随着你的意。

    主人把这里经营得很好。物质的,精神的,都有境界。远近闻名啊。

    不过我最留恋的,还是苹果的气味。这气味,能够让往事重现。

    我老家是渔村,没有苹果。记忆里,苹果的气味,是从皮口镇的供销社里飘出来的。读小学时,我常去皮口镇逛商店。不为别的,只为闻一闻苹果的气味。

苹果装在穿着白色油漆的木槽里,一个挨着一个,每个木槽里都蹲着一块木牌,上面用粉笔标出苹果的品种,“国光”,“红玉”,“红元帅”,“黄元帅”。木槽迎着顾客的那一端摆得比较低,这是聪明的摆法,可以增加苹果对顾客的吸引力。我被深深地吸引。可惜,我不是顾客,只是一个看客。

我把手伸进自己的衣兜。我的衣兜什么也没有,除了我的五根手指头。没有别的办法,我只能在苹果柜台前面做深呼吸。深深地吸一口气,用力把苹果的气味吸进来,憋住气,把苹果的气味消化掉,再把剩余的废气缓缓地排出去。就这样,一次一次又一次,反复做下去。

卖苹果的售货员是个好看的大姑娘,她笑眯眯地看着我。她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。我很羡慕她。我羡慕她能够天天跟苹果的气味在一起。

我做过一个奇怪的梦,梦见自己长大成人,娶了一个卖苹果的女人做妻子。每天回家,她都带了满身的苹果味儿。我幸福极了,像苹果里的虫子一样幸福。

    苹果的气味,哺育过我的童年。时光的流水,流过了多少个春秋啊,现在,我还想要,还要还要。

    苹果成熟的季节,东马屯都要开放几个采摘园,供游人尽兴。很多的新品种,比我记忆中的,数量更多,质量更好。每年,我都要在采摘园里,慢悠悠地延续童年的渴望。这延续让我满足。这满足比童年更加丰盛。毕竟,白色油漆的木槽,比不过青枝绿叶的画意。我比苹果里的虫子,还要幸福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同时也是在享受,属于自己的,人生的秋意。这享受牵引着我,一次又一次,固执地走进东马屯的深秋。

    我这人哪,骨子里有一种挥不去的乡村情怀,不停地散发苹果的气味。那香那甜,淡淡而来,渐渐浓郁,直到占领我的五脏六腑,以及我的情感空间。

    说完自己,下面该说你了。你来人间一趟,怎能不闻闻苹果的气味?这气味,能像温泉一样,把你落满尘埃的心灵,洗涤干净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还有余暇,你也可以驱车,去不远的龙门温泉度假区,把你的身体洗涤干净。

    然后,从里到外,你开始干干净净做人。挺好的嘛。

老帽山的秋水

老帽山在万家岭镇。你听听这名字,万家岭。

很多人喜欢早春季节去老帽山。我也喜欢。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啊。想看映山红,在瓦房店地界,非老帽山不可。别处也有,但数量不多。

秋天去老帽山的人也不多,我算是比较铁杆的粉丝。

秋天的老帽山,跟别处的什么山,并无很大的差别。一片秋色嘛。只是,只是多了一条山泉。如你所知,在雨季之外,有山泉流淌的山,眼下很少见了。

我喜欢老帽山的山泉。雨季,流水汪汪。现在水势小多了,却还在流。水声轰轰。沟壑中,满眼巨大的花岗岩。当然也有不巨大的。是多年前的一场泥石流,把山势布置成这个样子。山泉就在这巨大或不巨大的花岗岩间扭来扭去。偶尔,会汪成一潭。水极清。让人想起那谁谁写的《小石潭记》。照例有鱼悠哉其中。定眼去看,是老朋友了,麦穗,沙里趴,都是屑小的鱼种。往日垂钓嫌此辈小物闹钩,让人不得清闲。这会儿,竟是满满的亲切。忽有喧哗声扰了它们的清静,便倏地一转,潜入石缝躲藏。稍后再出。石潭边上,有我这个屑小的人,默默注视它们。它们的长度,一寸,两寸。这也是我的长度。想到这里,胸口突然一抖。

 我曾经在一湾浅水中,看见过一只蝼蛄虾。我伸手指给朋友看,那虾倏地逃到水中的一片枯叶下面,只露出两只小眼睛,瞪着我。我还隐隐约约看见一小群麦穗鱼,倏忽来倏忽往,游兴甚浓。周作人散文《金鱼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我想水里游泳着的鱼应当是暗黑色才好,身体又不可太大,人家从水上看下去,窥探好久,才看见隐隐的一条在那里,有时或者简直就在你的鼻子面前,等一忽儿却又不见了……”我也觉得这样才有意思。周作人喜欢鲫鱼和白鲦,我也喜欢。但在一汪浅浅的水湾里,我觉得小小的麦穗鱼,最为适合。

秋水,有一种别样的清澈。这清澈,特别吸引我。注视这清澈,我混浊的心情,也会慢慢清澈起来。

古人说过的话吧,“行看流水坐看云”。秋游老帽山,我总是沿水而行,偶尔,也会坐在哪块巨大的花岗岩上,抬头看云。那种时候,云的心事,就是我的心事。

我和两位朋友,曾经在一块花岗岩上野餐。泉水从一侧绕过花岗岩,落差处形成一个小小的瀑布。那一顿野餐,我们三个人,都有了醺醺的醉意。我心说,要是有酒,不知要醉成什么样子。

陆羽《茶经》上说,饮茶,“用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。”山泉声里,我一直在想,要是能用这清澈的“山水”来泡一壶茶,该多好啊。

我跟朋友约好,今年秋天,一定选个吉日良辰,去老帽山,用“山水”泡茶。我们要把人世间的喧嚣抛在山外,把“自己”抛在山外,把什么和什么都抛在山外,全心全意喝茶去。

茶里有禅意。“山水”泡过的茶,禅意应该更浓些吧。

掐指算来,我和朋友约好的吉日,越来越近了。到时候,你也去么?

即便你不喜欢茶,来也无妨。山脚下,有“老万家”农家乐饭庄。去年秋天的一次文艺采风活动,我们就是在“老万家”吃午餐。羊汤,狗肉,家鸡粉皮,豆腐白菜,红薯,马铃薯,萝卜条、大葱沾酱。一伙人吃得大呼小叫。

忘情的时候,大呼小叫一番,也挺好。

今年,我们还想大呼小叫。到时候,你也去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2012《海燕·大连旅游》秋之卷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 瓦房店人家网  

Copyright © 2004-2013 RenJia.Cn 瓦房店人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网站联系电话:186 9867 9321  网站QQ:53826006 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辽ICP备05000812号-1 )

返回顶部